中文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全国信息联播

着力构建耕地保护新格局

日期:2021-03-22 12:36 作者:宋卫国 张治立 来源:新疆日报 字号: 【字号: 打印本页

  仓廪实,天下安。耕地保护事关国家粮食安全、生态安全和社会稳定。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强调,要严防死守18亿亩耕地红线,采取长牙齿的硬措施,落实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 

  新疆是中国的粮食安全后备基地和优质棉生产基地,受特殊的地理位置、地形条件、气候影响,生态环境较为脆弱,耕地保护显得尤为重要。近年来,自治区加强耕地数量、质量、生态“三位一体”保护和管控,做好耕地保护“加减法”,确保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落到实处。 

  “通过一系列举措,全区粮食产量稳中有增,耕地质量逐年提升,生态环境得到恢复,呈现良好发展态势。”3月10日,自治区农业农村厅农田建设管理处副处长岳军峰说。 

  守好耕地红线 确保粮食安全 

  “现在我们镇的耕地情况上了云端,只要在专用的平板电脑上点击屏幕,就能看到每个村耕地的情况。”3月9日,巴楚县色力布亚镇农经站站长帕提古丽·阿尤甫说。 

  帕提古丽是2019年聘任的土地管理员,最近在忙着录入2020年土地流转资料。“刚推行土地承包责任制时,是村委会主任带着村民拉卷尺丈量土地,现在,各村的耕地通过卫星遥感技术就能一目了然。”帕提古丽说。 

  守好耕地红线,严保严管是关键。新疆贯彻落实保护耕地的基本国策,出台相关政策,自治区政府每年与各地州市政府(行署)签订耕地保护目标责任书,各地对确定的耕地保有量、永久基本农田保护面积和高标准农田建设任务等考核指标负总责,州长、市长(专员)为第一责任人。 

  自治区自然资源厅耕地保护监督处副处长郭礼义说:“通过每年实行目标考核,新疆及时发现并纠正耕地保护、占补平衡和永久基本农田特殊保护等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各地耕地保护的责任和意识进一步强化,耕地保护的成效也得到提升。” 

  在强化保护的同时,新疆不断加强土地节约集约高效利用。一方面,坚持土地要素跟着项目走,合理控制新增建设用地规模,严控建设占用耕地特别是优质耕地。另一方面,落实建设用地“增存挂钩”要求,持续盘活存量土地。2020年,全区消化批而未供土地24.20万亩、闲置土地7.71万亩,超额完成自然资源部下达的处置任务,向“存量空间”要“发展空间”,取得明显成效。 

  怎样实行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2020年,新疆持续加大执法监管力度,开展了农村乱占耕地建房问题整治工作。围绕“耕地”和“建房”两个关键,组织5800多名干部专项摸排。自治区自然资源厅、农业农村厅、林业和草原局等单位协同联动,针对违规占用耕地绿化造林、超标准建设绿色通道、违规占用耕地挖湖造景等行为开展全方位摸排,坚决制止耕地“非农化”行为,让耕地成为不可触碰的“高压线”。 

  2021年自治区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坚持稳粮、优棉、强果、兴畜、促特色,粮食播种面积不少于3300万亩,坚决遏制耕地“非农化”、防止“非粮化”,确保粮食绝对安全。 

  进行土地整治 建高标准农田 

  土地整治和高标准农田建设,是保护耕地的重大举措。近年来,新疆不断压实稳定粮食生产责任,稳步推进粮食生产功能区划定和高标准农田建设等工作,示范推广先进培肥技术,提升耕地质量,拓展粮食增产潜在空间。 

  2019年,新疆进行“摸清家底”专项行动,运用卫星遥感影像等现代化手段,全面摸清自治区高标准农田建设数量、质量、后续管护利用情况并准确上图入库,实现高标准农田建设“底数清、位置准、情况明”目标。通过一年多的工作,2019年至2020年建设了610万亩高标准农田,统一规划、统一标准、统一建设、统一监测、统一监督评价建设工作有了目标和方向。 

  “以前我家种小麦,邻居家种玉米,浇水、喷药、除草没法统一进行,有时候还发生争吵。”3月10日,阿瓦提县塔木托格拉克镇托万克阿热勒村村民买买提·热西提说。2020年,阿瓦提县进行高标准农田建设工作,把小地块连成了大条田,统一规划建设了滴灌设施,托万克阿热勒村粮食单产提高约50公斤。 

  阿瓦提县农业农村局党组书记李扬说,阿瓦提县在高标准农田建设过程中充分考虑到农民收入不均衡的情况,采用了“农民自筹+政府补贴”“农户+企业”“农户+合作社”三种方式进行推动,让高标准农田建设覆盖全县所有农户。 

  推进土地流转归并,破解土地“碎片化”问题,提升农民组织化程度,发展适度规模经营等,这些做大现代农业的“加法”,在各地发挥了明显作用。 

  “往年我们县农业用水量存在超标的情况,2020年农业灌溉用水结余了3420万立方米。”巴楚县农业农村局局长耿德一说。目前,巴楚县已完成54万亩高标准农田建设,小地块“加”成大条田,不仅给农业种植带来了便利,更实现了农业节水目标,2020年巴楚县高标准农田亩用水量比普通农田节省了26%。 

  高标准农田建设还推进了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以巴楚县为例,一家家农字号企业、合作社流转了整合后的大条田,把昔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从土地上解放出来成了产业工人。2020年,全县集体土地流转面积达29.44万亩。土地流转后,通过参与耕、种、收等工作,解决了8000余人就业,促进3.1万人外出务工。 

  治理农田污染 恢复土壤肥力 

  耕地保护做好了“加法”,数量不减少。同时,还要做好“减法”,为耕地减施化肥农药、减掉残膜污染、减轻连作压力,确保耕地质量不降低,而且能稳步提升。 

  “在化肥施用上,建议氮肥和磷肥的施用量减少15%;钾肥则因地制宜,结合土壤中的钾含量或增或减。同时,从开源和节流两方面增加土壤有机质,建议每亩耕地每年施用农家肥2立方米以上。”新疆农业科学院经济作物研究所研究员田立文说。 

  现在,新疆越来越多的农业专家和农口干部,在耕地保护上加大课题研究力度,围绕“一控两减三基本”的目标,切实打好农业面源污染治理攻坚战。新疆农业科学院微生物应用研究所所长郭文超介绍,在农业病虫害防治方面,近年来,新疆广泛推广农田植保杀虫黄板、光谱农用灭虫灯等物理防治虫害的同时,也在尝试以虫防虫、以菌治菌的生物防治病虫害技术。 

  地膜覆盖技术是新疆灌溉农业不可或缺的保障性技术措施,2019年底,地膜覆盖技术涉及全疆20余种农作物,面积达6000万亩以上,年用量超过30万吨。这项技术在产生巨大效益的同时,也给农业生态环境、面源污染治理和“美丽乡村”建设带来了难题。因此,治理农田“白色污染”,是新疆耕地保护工作中一项艰巨的任务。 

  田立文认为,在明确农用地膜厚度等生产标准、使用规定、回收方式的同时,要大力推广新型残膜回收机械的应用,不断增强广大农民的残膜回收意识,鼓励企业参与到残膜回收和再利用工作中来。 

  轮作倒茬和季节性休耕,是农业生产中不可或缺的环节,这样既有利于减少种植过程中病虫害的发生,也有利于保持和恢复土壤肥力,实现耕地的休养生息。记者了解到,2018年,自治区进行了大范围轮作休耕,以塔里木河流域10万亩冬小麦为休耕试点,休耕期3年,全部集中在冬小麦种植区域,覆盖了和田地区和田县、洛浦县、墨玉县和喀什地区叶城县、麦盖提县5个县的冬小麦种植农田。 

  洛浦县拜什托格拉克乡农村经济办主任、副乡长马飞展说,2018年至今,拜什托格拉克乡共休耕耕地7001.3亩,每年发放休耕补贴387万余元,农民通过绿肥杀青粉碎、深翻还田、土壤深松等方式,让耕地休养生息,不仅提高了农作物产量,改善了农作物品质,还提高了农民的收入。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