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新中国成立60周年“三农”模范人物表彰 > “三农”模范人物风采

一粒种子 播撒一生——记山东登海种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登海

日期: 2009-09-25 15:47 作者: 来源:农业部人事劳动司 【字体: 打印本页

  李登海,男,汉族,1949年9月出生,中共党员。国家玉米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山东)主任、研究员,山东登海种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获得国家星火一等奖、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中华农业英才奖、山东省科学技术最高奖等23项国家和省部级科技奖励。获得中国十大杰出青年、全国先进工作者、中国青年科技先锋等荣誉称号。中共十四大、十七大代表,第八、九、十、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八、九届全国人大常委。

  李登海从1970年开始从事农业科研工作,近40年来,他和他的团队先后选育了40多个高配合力玉米自交系,选育出较好的紧凑型玉米杂交种100多个,连续7次创造和刷新了我国夏玉米的高产记录,2次创造和刷新了世界夏玉米的高产记录。选育的玉米品种中有50个品种通过国家级和省级审定,29个品种已获国家植物新品种权。他创立的山东登海种业股份有限公司,在全国各地设立了800多个示范点。据农业部统计,“八五”、“九五”期间,李登海选育的“掖单”、“登海”系列玉米杂交种在全国累计推广8.8亿亩,最大年种植面积占全国的1/3以上。

  为实现青年时期梦想,他四十个春秋汗洒玉米地

  李登海从事玉米科研的不竭动力源于两件事。一件事是:在他小的时候,由于村里土地瘠薄,生产条件差,粮食产量低,生活非常困难。特别是在三年自然灾害期间,他吃过树皮、树叶、野菜、水草、玉米穗轴、地瓜藤等,挨饿的滋味在他内心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另一件事是:1972年,他从烟台市农业科学研究所小麦育种专家方正老师那儿获得一份《1970年我国农业专家赴美农业考察报告》,报告中介绍了美国农民华莱士创建杂交玉米产业的先锋种子公司,并提到美国的玉米最高产量每亩达到1 250公斤。而当时我国的玉米产量每亩只有100〜150公斤,两国玉米产量的强烈反差,让李登海震惊了。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开创中国玉米高产道路、赶超世界先进水平,成了李登海人生的奋斗目标和理想追求。

  从1972年到1979年的8年时间里,他们选用了国内100多个优良杂交种,累计种植了140多块1.1亩以上的夏玉米高产地块,亩产先后突破了600公斤、650公斤。

  1979年之前的玉米高产攻关研究,选用的都是平展型杂交玉米品种,经过多年的实践,李登海逐步认识到平展型杂交玉米在突破了650公斤后很难再创高产,就决定不再使用。在1979年的夏播高产田中,利用1978年冬在海南繁育配制的107×黄早4紧凑型杂交种,也就是掖单2号,一举突破700公斤,经专家验收达到776.9公斤,这一科研成果轰动了全国。从此,李登海开始踏上了利用紧凑型玉米杂交种进行玉米高产攻关的新历程。

  对于李登海来说,1989年和2005年是不平凡的两年。

  1989年,由农业部全国玉米专家顾问组专家验收,紧凑型、中矮秆、高抗倒伏的大穗型、高粒重玉米高产新品种——掖单13号创造了亩产1 096.29公斤的世界夏玉米高产记录。2005年,利用种质资源创新育成的紧凑型超级玉米新品种“登海超试1号”以亩产1 402.86公斤的成绩,再次改写了世界夏玉米高产记录。

  对于育种人来说,他们一年只有一次宝贵的进行高产攻关、赶超世界先进水平的机会,为此,李登海付出了40年艰辛的努力。40年来,他几乎没有歇过一个节假日,他天天都在和时间赛跑。从1977年开始,他每年的夏季在山东育种,每年的冬季再到海南加代一次,至今已在海南度过了32个冬季,也在海南度过了32个春节。每年的大年三十晚上,李登海率领远离家乡的育种人,面向北方,高唱着《三百六十五里路》,为家乡和亲人祝福。

  由于长期在地里搞科研,承受高温高湿,长时间站着授粉,使他经历了5次痔疮手术。在海南育种基地,为了保护好玉米育种材料,在玉米将要收获时,他们白天在地里干活,晚上在地里看护,蚊子咬就在头上和脚上套上麻袋;为防止牛吃,他们上山砍木柴编篱笆做围栏,经常被蚂蚁咬、被荆棘划破衣服和皮肤。

  玉米成了李登海永远放不下的牵挂。几十年来,他已养成一种习惯,几乎每天都要到玉米地里转一转。外出回来,先看的是玉米地,有时晚上回来,打着手电也要先到玉米地里看看。李登海说,那里有农业高产的希望,有我的梦想。

  为了实现青年时期的梦想,40年来,李登海及其团队成员不间断地进行玉米高产攻关,促进了我国杂交玉米高产栽培研究水平的提高,实现了我国杂交玉米育种从平展型品种向紧凑型高产品种选育的历史性转变,成功开辟了中国玉米高产之路。

  为探索玉米种业出路,他自主创新实行产业化

  要实现玉米增产,必须实行产业化发展。玉米高产攻关的成功,只是整个玉米高产道路的起步。有了高产品种以后,怎样才能让这些品种尽快转化成现实的产量、变成农民实实在在的收入?怎样才能让玉米高产攻关长期持续地发展下去?从事农业科研多年,李登海发现一个现象:搞科研的不搞推广、搞推广的不搞生产、搞生产的不搞销售、搞销售的不管科研。这种体制严重影响了科研成果的研发、转化与推广。

  1985年3月,中央作出《关于科学技术体制改革的决定》,这一决定为李登海指明了方向。他认识到,玉米高产是技术成果,产业化发展才是出路。同年,他自筹资金2万元,成立了中国第一个从事玉米育种与高产攻关研究的产业化民营试验站——山东省掖县后邓农业试验站。这样,由几个农民组成的“科技个体户”,历史性地站在了市场的最前沿,成为创新、创业和竞争的主体,走出了种子产业化的第一步。1998年,山东登海种业集团公司正式成立。

  改革开放和种业体制改革为登海种业公司与世界接轨、走出国门、引进新技术提供了契机。1996年,美国先锋公司把进军中国市场的合作目标锁定为登海种业公司。经过长达6年的谈判,2002年12月,登海种业公司与世界种业巨头先锋种子公司合资成立了山东登海先锋种业有限公司。

  在与美国先锋公司合资谈判中,李登海一直坚持企业必须由中方控股,谈判历时6年,最终登海种业公司控股51%。这是美国先锋种业公司第一次由他人控股的合作经历。2002年,李登海访问美国先锋公司时,对方以升起五星红旗的规格接待了他。李登海说:“这是对自己30余年在玉米科研奋斗成果的认可,更是一个世界玉米强国对中国种业的尊重。”

  2005年4月18日,登海种业股份有限公司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一个由几位农民创办的企业从此走进了国内资本市场。目前,登海种业市值达到47亿元,固定资产已达到3.9亿元,净资产9.7亿元,职工人数近千人,推广销售网络遍布全国28个省、直辖市、自治区,被评为国家首批、农业首家创新型企业,也是种子行业中惟一一家国家创新型企业。

  经过24年的创业、发展,登海种业公司成功探索出了一条玉米育种、生产加工和推广的产业化道路。凭借优良、高产的玉米品种,从根本上确立了企业的核心竞争优势;凭借着“育、繁、推、销”一体化的经营模式,企业把这种核心竞争优势转化成了市场份额,加快了良种推广步伐,形成了现实的粮食生产能力;凭借着强大的产业实力又“反哺”种子科研,以雄厚的资金支持自主研发,实现了科研、经营、推广的良性循环,加快了科研成果的研发与转化速度。

  从最先成立玉米试验站到改制成股份公司,再到公司上市,无论企业发展到什么阶段,李登海始终坚持一个目标:发展中国民族种业,让国家粮食安全得保障,让广大农民得实惠。几十年来,他们无偿将试验示范种子发送给了全国几百个科研单位,将自己选育的“478”等30多个自交系提供给了国内许多育种专家。他们安排300多名专业人员,在全国各地设立了800多个示范点,实行讲座、栽培、管理、观摩和种子征订等全程示范服务。先后投资2亿元,在宁夏、新疆、甘肃、内蒙古等地建立了玉米制种基地、生产基地和加工中心,在25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建立了营销网点1万多个,直接为国家创造社会效益1 000多亿元。

  为赶超世界先进水平,他老骥伏枥规划人生路

  在很多人眼里,李登海是一个成功人士。其实,他成功的秘诀没有别的,就是实事求是的态度和坚持不懈的努力。作为一个农民出身的科技工作者,在他身上永远保留着中国农民那种坚韧不服输的精神、面对困难勇于挑战的精神、认准目标执著追求的精神。从平展型玉米到紧凑型玉米再到紧凑型超级玉米,在玉米育种领域,李登海永不满足,还在为实现开创中国玉米高产道路、赶超世界先进水平而不懈地追求着。

  李登海说,在农业科研上,没有说空话能办大事业的。在玉米科研方面,付出了更为艰辛的劳动,经受了更多的磨难,才换来了今天的科研成果。

  在别人看来,李登海是上市公司的董事长,也是“亿万富翁”。其实,他只是公司的一位“打工者”,是一个地地道道在玉米地里打工的“长工”。他认为,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而创新却是无限的。继续开创中国玉米高产道路,赶超世界先进水平,育出更多更好的紧凑型高产玉米新品种,不断发展壮大种业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振兴中国民族种业,这是李登海的毕生追求。人的一生,听党的话没错,搞科研没错,为国家和人民多做贡献永远没有错。

  2007年5月,共青团中央在举办“我与祖国共奋进”中国青年群英会活动时,李登海留下一句话:“我的前半生,我所选育的高产品种累计为国家增产粮食1 000亿公斤;我的后半生,我要用超级玉米争取再为国家增产粮食1 000亿公斤,为保障国家粮食安全、促进农民增收做出应有的贡献。”

  为了实现青年时期的梦想,李登海奋斗了40年;为了兑现中年时期的诺言,李登海将在祖国的大地上留下更深更远的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