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乡万户调查 > 工作部署

情系农民 根植农村——农业部2014年“百乡万户调查活动”综述

日期: 2014-05-20 09:03 作者: 毛晓雅 来源:农业部新闻办公室 【字体: 打印本页

  3月,初春的风还未及从南到北把大地吹得透暖,农业部“百乡万户调查”活动的第一批成员就整装出发了。怀揣着“三农”工作者对田野的敬畏之心,牢记着部党组的亲切关怀和嘱托,倾注着对农民群众的深厚感情,108名农业部机关和部属事业单位干部,分别于3月、4月份相继赶赴27个省区市,把温暖带到千万家农民的心坎里,把农情民意、政策落实、改革热点等基层调研成果满满地带回来。

  这次调查活动的开展,正值第二批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开展之际,这既是一次在基层实践中检验学习成果的机会,又是一次在乡村大课堂汲取丰富“营养”的机会,更是一次培养和加深干部群众感情的机会。与以往相比,今年的调研活动在形式上更加简单明快,调研材料注重提质减量,调研主题更加明确,各调研组结合中心工作提前确立调研专题,调研时间与农时结合更加紧密,轻车简从的要求更加严格。先后两批历时2个月的时间里,各调查组深入田头,走村串户,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共撰写了54份调研报告、166篇情况反映、128篇民情日记。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这场春天的“播种”及时、扎实,必将为深入开展全年“三农”工作打下坚实基础。

带着问题下基层 黄土地里寻真经

  “改革”是当前“三农”工作绕不开的关键词。农业农村改革的政策落实情况如何,基层实践中遇到了哪些问题,有哪些新经验?按照活动要求,出发前,调研人员提前学习掌握了中央关于“三农”工作的方针政策,并结合农业部中心工作和本部门业务确定调查专题,为有的放矢地调研做足准备。“带着问题深入基层,让我们的思考更有方向、更集中,调研也更有成效。”河北调查组组长向朝阳说。各调查组成员怀揣着探寻问题、追寻答案的渴望,走农户、下田地、访农企、问干部,把心血倾注沃野,把思考凝于笔端,写出了一篇篇带着泥土气息的调研报告。正如黑龙江调查组一名年轻干部在日记中写道:“农村是一本读不完的书,永远有着最鲜活的材料,最贴切的答案。”

  土地流转是实现规模经营的基础。河南、江西调查组在调研中发现了基层土地流转的好做法:河南省虞城县通过推行“小块并大块,多块变一块”,完成了土地并块工作,有效解决了农地“小块、多块”不利于规模耕种的弊病;江西省武宁县将农田建设项目与土地流转相结合,促进了土地流转、农民增收。

  辽宁、重庆、四川调查组则在调查中发现,农民在土地流转过程中存在一些问题,如辽宁省大洼县农户对土地流转价格期望值偏高、流转合同不规范等,为此,调查组认真分析后,提出了给予适当补贴、加强流转管理、指导流转合同签订等建议。在重庆潼南县、四川彭山县,土地碎片化成为流转的“限速牌”,调查组建议,可通过成片发包、农地互换等方式改变碎片化土地利用现状。

  今年中央1号文件提出扶持发展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江苏、湖南、浙江、陕西调查组通过了解种粮大户、家庭农场主、农民合作社负责人的心声与期盼,反映了新型经营主体面临的贷款难得、水利难用、技术难求、产品难销等问题。吉林、湖北、内蒙古调查组则以鲜活的实例,反映了新型经营主体为推动现代农业发展做出的贡献。

  寻活水,抓活鱼,基层永远不缺乏有生命力和创造力的“金点子”。走访中,参与调研的同志们不时地为发现的“活鱼”拍手称快,他们兴奋地记录,冷静地分析,谨慎地提出建议,为决策提供及时有效的参考借鉴。

  贷款难是调研中农民反映最突出的问题之一。江苏调查组在东海县发现,该县通过制度创新破解农村融资难题是个好办法,他们用农村产权交易平台解决了无抵押问题,用农民资金互助联社解决了监管缺位问题,“作为农村改革试验区,东海县的做法很有借鉴意义。”调研人员兴奋得连夜把调研情况写出来报回农业部。安徽调查组在广德县发现,该县设立的合作社担保基金,可以解决农民贷款缺少有效抵押担保的问题,为农民顺利拿到贷款扫清一大障碍。海南调查组通过对万宁市和港农村资金互助社深入调研,认为农村资金互助社也是一种缓解农民贷款难,实现即需即贷的好做法。

  针对近来关注度不断升温的病死畜禽处理问题,河北和广东调查组发现了两地正在探索的“无害化处理模式”值得研究推广。河北调查组深入解剖了全国生猪调出大县滦南县和抚宁县“两只麻雀”,从无害化处理厂建设、病死动物收集、副产品价值以及成本收益等方面比较了两县的做法,并提出了可行性建议。广东调查组在生猪养殖大市高州市发现,该市正在建设的动物无害化处理中心建设项目,采用财政出资,企业负责建设和运行的模式,建成后将从根本上解决全市病死畜禽无害化、资源化处理难题。

  两个月的调研已经结束,但解读农村这本大书的旅程仍在继续。“深入基层一个月,全年工作有底气。”新疆、云南、山东等调查组的同志表达了这样的感触。参加调查活动的干部纷纷表示,这次深入基层,听到了农民的心声和困惑,理解了干部的难处和想法,深入了解了“三农”热点难点问题,打破了过去坐在办公室里一些想当然的思维方式,增强了做好工作的底气。

倾情为农办实事 排除急难解民忧

  为基层干部群众办实事是“百乡万户调查”活动的题中之义。群众满意不满意、高兴不高兴、答应不答应是衡量政府工作好坏的唯一标准。对调研人员来说,这次活动既是了解社情民意的认识之旅,也是解决实际问题的实践之旅。

  黑龙江调查组发现,在春耕春管的关键时节,林甸县不少农民到吉林长春购买低价种子,而且买回的种子都是无品种名称、生产厂商、生产日期的“白包”。调研人员敏锐地感到,备耕玉米的种子可能存在隐患,立即将情况反映到农业部,并与该县农业部门一同向农民发出公开信,通过县电视台告知农民这样买种子存在风险,提醒农民对购回的种子进行发芽率检测,让农民及时规避了风险。

  河南调查组走到哪儿,把实事办到哪儿,既送技术又送农资,成了农民的“及时雨”。在荥阳市张庄村,村民反映村里1500亩韭菜地多年来深受根蛆之害,调查组马上与中国农科院、寿光市农业局专家联系请教,给出了具体防治方案,并把100箱农药免费送给村民;在荥阳市环翠峪乡,了解到深山中的革命老区二郎庙村有近一半农民仍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调查组专程送去100箱农药,协助当地做好春管工作;在虞城县西关村,群众反映村里变压器瓦数低,带不动水泵,村民无法浇水,调查组立即帮忙协调解决,让村民在春耕期间浇上了水;在虞城县利民镇,调查组举办了春季麦田管理关键技术培训,并向农户赠送了500袋植物生长调节剂。开封县农业局局长李清来说:“农业部的调查活动,是以接地气的方式、做接地气的事,值得基层学习借鉴。”

  福建调查组在与种粮大户、农民合作社理事长、家庭农场主交流后发现,这些农村实用人才带头人普遍缺少培训机会,技术和观念跟不上形势,急需寻求突破。调查组及时联系有关部门,协调落实培训名额,给他们提供各种学习机会,为发展增添后劲。贵州调查组则亲自组织培训,在罗甸县和大方县分别做了“现代农业”和“我国农产品加工业政策分析”两场报告,不到百人的会场挤得爆满,当地农业系统干部、龙头企业负责人和种养大户纷纷表示,听完报告后,对农业发展方向和农业政策有了更深的理解。

  广东调查组在了解到博贺中心渔港建设进展缓慢,无法保障渔船防风安全,当地渔民群众强烈不满后,帮助协调解决了停工问题,渔港建设得以在停工5个多月后复工,新港渔委会书记陈合高兴地说:“博贺渔港开工啦,渔民们又有了盼头,感谢调查组,你们为渔民办了件大实事。”

  “既要到工作开展好的地方去总结经验,更要到困难较多、情况复杂、矛盾尖锐的地方去调研解决问题。”调查组的同志们牢记部党组的要求,在调研中迎难而上,不回避基层矛盾,不忽视群众烦扰,尽己所能帮助基层干部群众办实事、解难题,在困难面前,与农民群众一起担当,共同面对,得到了群众的信任,增进了与基层干部群众的感情。“你们是真心替咱群众着想,我们欢迎这样的干部!”河南省荥阳市广武镇张庄村的村民张玉岭说。“与群众心贴心,为基层送温暖,‘百乡万户调查’深入人心,欢迎多组织这样的活动!”黑龙江省庆安县委县政府在给调查组同志的来信中写道。

转变作风严要求 清新之气得民心

  与前几年相比,今年的“百乡万户调查”活动着重强调要巩固教育实践活动成果,密切联系群众、转变工作作风,真正在思想上尊重群众,在感情上贴近群众,在作风上深入群众,在行动上服务群众。各调查组在调研活动中践行着如是要求,他们以扎实的调研、朴实的行动、清廉的作风、为民的真情,向社会展示了农业系统干部的良好形象。

  一个月的时间里,调研人员踏踏实实驻扎在基层,脚踩泥土,心系群众,没有一天休息日,想方设法克服困难,高质量地完成了调研任务。

  青海调查组的组员们遭遇了难熬的高原反应,几乎天天睡眠不足,到达天峻县梅陇村后,大家都出现了嘴唇发紫、呼吸困难的反应,走路像踩在棉花上,尽管事先知道这些情况,他们还是一路驱车4小时,赶到这个偏远的村子,就是为了实地调研青海省生态畜牧业发展的典型——梅陇村生态畜牧业合作社。甘肃调查组到达定西市调研时,组里年轻干部刘斌斌的奶奶生病住院,尽管他的老家就在离调研点不远的庆阳市,他还是婉拒了组长的准假,没有离队回家探望,坚持埋头搞调研。江苏调查组组长陶怀颖发出“三个从来没有”的感慨:“从来没有集中一个月这么长的时间都驻扎在基层,从来没有在一个月内走访这么多农户、干部,发现这么多新经验、新问题,也从来没有就一个专题如此深入细致地进行调研。”

  调研中,各调查组注重用合适的方式拉近与农民的距离,和基层干部、广大农民打成一片。他们主动给农民发烟,和农民一起坐炕头,用农民的语言聊天,打消了农民心中的疑虑,很快便使交流变得坦诚直接、畅通无阻。黑龙江调查组还向农户、企业负责人等发放印有办公电话和私人手机号码的集体名片,进一步拉近距离,建立长期、直通的信息渠道。

  根据部党组和“百乡万户调查”活动要求,调查组成员根据实际情况,尽量住在农村,交通工具主要使用“农业科技直通车”,调研期间的食宿、交通等费用由农业部统一安排,不增加地方负担。宁夏调查组组长王锋说:“我们尽量吃住在农家,每顿饭都按要求交伙食费,一开始,基层同志不同意,但我们坚持这样做,他们也欣然接受了。” 广西调查组组长胡乐鸣谈及调研感受时说,以往的调查一般有地方官员陪同,农民往往不会把心里话说出来,住在市里,也很难接地气、发现实际存在的问题。这次调研时间长,一竿子插到底,谢绝陪同,利用在路边吃大排档、与农民一起劳动的时间,和农民拉家常,了解到最真实的情况,加深了对“三农”实际的认识。

  两个月来,调研人员带着感情和责任,切实把参加“百乡万户调查”活动作为锻炼养成良好作风的难得机会,树立了农业部干部为民务实清廉的好形象。福建调查组组长崔鹏伟说,经过一个月的实践锻炼,对“心无百姓莫为官”的理解更深刻了,也更坚定了自己为“三农”事业奉献终生的信心和决心。

  持续四年的“百乡万户调查”活动已经成了一个品牌,这个品牌少了官气,接了地气,赢得了民心,换来了信任。山西调查组在完成调研任务离开农家时,朴实的农家兄弟依依不舍,再三询问“下次什么时候来”,反复叮嘱“一定要常来”。是啊,庙堂与江湖的距离不应是遥隔千山万水,干部与群众的关系更应该是水乳交融、紧密联系,“何日君再来”是群众的期盼,更是干部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