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互联网+”现代农业工作会议暨新农民创业创新大会 > 嘉宾观点

北京阿卡控股有限公司的总裁江宇虹发言

日期: 2016-09-06 12:32 作者: 来源:农业部网站 【字体: 打印本页

北京阿卡控股有限公司的总裁江宇虹谈做新农人的体会

  我是一个新农人,我没有想到种地原来是这么一件大事,对很多人会有那么大影响力的一件事,所以也是特别的荣幸。我出生在上海,在北京读的大学,后来出口到英国,反销回中国,然后在跨国公司学习如何在全球平台上做互联网的生意。

  2007年自己出来创业,2011年从互联网的云计算公司跨界做了一个新农人就是开始种地,人生从此就展开了新的一页,就不一样了。我们在北京的昌平区创建了阿卡农庄。一开始创建没有想到受到市场的追捧,出现了非常大的需求。经过短短五年的发展,我们从北京开始,已经在上海、杭州、苏州、济南、深圳都开辟了自己的农场,越种越多了。目前已经有38000多个家庭,十二万人在吃着这些优质的农产品。

  创立了农庄之后,可能我们跟普通的农业从事者想得不一样,很多人就说我马上去打造农庄吧,我去加硬件投资、如何建设园区。可是阿卡想什么呢?我们想的是说卖什么产品,卖给谁,基于市场的考虑决定了后来所有发展的道路轨迹,所以上来就是想的就是要做产品的定位和市场的细分。中国十几亿的人口,我们产品的定位和人群的细分变得特别重要。农产品在过去是没有被细分的,始终是初级产品。其实它不是的,我们完成了一件事,就是它的商品化和品牌化的过程,这个过程都是来自于我们的设计团队,每一样产品都经过了精细精美的设计,它是一个商品,就意味着农产品的附加价值可以出现了,我们可以把这些漂漂亮亮的“姑娘们”嫁出去了,把这些蔬菜卖出一个好价钱。最普通的白菜五块钱一斤,当它像商品一样加了一根漂亮的丝带以后,它就走向了这些中高收入的家庭,可以被卖到15块、20块钱一斤。

  除了走品牌化的道路,接下来就是卖给谁,如何把产品卖出去。中国不缺种地的能手,但是缺少研究如何把产品卖出去的人,所以农产品的销售其实是最主要,也是最核心的。东西如果卖出去我找谁来卖?找超市吗?超市要收至少30%以上的进场费、标签费,我们付不起。那有没有更短的价值链的出现?能不能更好的找到扁平化的、缩短价值链的这样的合作伙伴出现?于是我们做了一件事情,也是我们最早在2011年、2012年做的事,就是把土地的所有权、使用权和经营权进行分离。土地是农民集体的,它有所有权,阿卡有经营权,消费者拿到的是使用权。

  我们对土地的使用权进行提前的行权和分配,也就是刚才看到的这些家庭和这些企业他们对使用权提前的付费。这个方式种优质的农产品收益在一亩地是十万元,而这十万元是提前一年支付给生产者的,这一点对农业的从业者,也就是种地的人来说太重要了,因为有了这十万元钱,我们就不用向银行贷款了。这样我们解决了资金难、成本高的问题,也形成了基地直供。我们和每一个消费者站在一起,你需要什么我就种什么,你需要什么样的品质我就来种什么。你把钱交给我很安全,我种一年,你要吃年底的猪,现在就把钱交过来我们安排生产不会有多余。我们的农户拿着手机把任务拍下来,今天要除草的把活干完了,用手机拍一下上传。有了这些照片之后,也就有了后面的这些大数据溯源的基础,这是解决好多农产品能卖出价格的核心。

  解决了供应链和需求端的问题,就一个最后一公里的问题解决不了,为什么?建冷库,一个冷库一个亿,这不是一家民营企业或者是一家小的生产者能够实现的。但我们去整合了市场的资源。市场上面有像顺丰优选、京东冷链,这些非常优秀做生鲜冷链的公司。我们的做法是把订单和社会化物流进行了系统集成,做了一个第三方的系统平台,把实时的数据跑在了上面,所以冷链物流是最后的一个问题,这就是我们作为一个新农人的创业经历。

  其实我真的想说互联网不止是一种武器,我是真正的互联网人,从工作的第一天就在做互联网,不管是卖出中国的第一台电脑,还是卖菜。互联网其实是一种基因,它是用来解决农业整个产业链过程当中的每一个环节,最后它就能够真正的实现创新,是思维的创新。作为热爱农村、热爱农业的一个人,希望用这些互联网行业点点滴滴的思维和技术,能够带动和帮助更多从事最辛苦的行业,我们叫“最不待见”的行业,可以有尊严的种地、有尊严的做一个农人,这就是我的梦想和我们团队的梦想。